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去石拱冲喝喜酒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3:16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冯兴炼

手捧一张大红请柬,母亲说,今天是个好日子,你的大表妹出嫁,全家都到石拱冲吃酒去!

全家人先是高兴,紧接着就发起愁来:送什么礼好呢?

石拱冲,左一列大山,叫铜锣锤,无论春秋,高耸入云;右一列大山,叫张果老岩,无论冬夏,高耸入云。它们一个高峻,一个嵯峨,也许彼此心仪太久,便越走越近,如果不是因了中间那道缝儿,也许早已紧紧拥到了一起。两座大山之间这道绕来绕去的缝儿,正是石拱冲。一条不大不小的阳洞河从沟底淌出,清清地,不曾浑浊;缓缓地,不曾匆忙。它无比清澈地在两座大山之间拐来拐去,拐了好多年,很难拐出一两个精彩的故事来。

大舅娘再三叮嘱,大表妹碧秀是她嫁出去的第一个姑娘,务必全家到场。其实,就是不叮嘱,大舅娘家嫁姑娘,我们能不去吗?

可是,这事要放到十几年前,就是敲锣打鼓轿子来抬,也没有人愿意前往。那时候,到大舅娘家里,得从阳洞河顺流而下,要趟过三道河水。夏天还好说,如逢冬天,脱了鞋,光着脚丫,在刺骨的河水里走这么远的路,不冻出个三病两痛的毛病来,那才是怪事。

路难倒在其次,舅舅家的穷,才是我最怕的。“春种一背篼,秋收一撮箕”,这句民谚,正是石拱冲的真实写照。想想也是,要在那陡峭的崖壁上种出好庄稼,获得好收成,无异于天方夜谭。地里不出粮食,石拱冲人自然穷。大舅家人口多,那就更穷。记得那年到他家走亲戚,看见他家的破瓦房,我直呼“敞篷汽车”,惹得母亲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象征性地赏给左脸一巴掌。晚饭的时候,我的筷子在碗里游过来游过去,就是没能从中游出一粒两粒大米。大海捞针,难哪!桌上的菜呢,横一碗炒苕藤,竖一碗煮苕藤,无油无盐,实在难下咽。该睡觉了,才发现整个屋子里仅有一张床,一块油渣似的铺盖卷胡乱地堆在床角。主人客人面面相觑,心照不宣地生一堆柴火,捱到天明。

没想到,没几年的工夫,石拱冲就富了,机耕路也进了村。大舅家开了面房、打米房,养了十几头肥猪,盖了小洋楼,一家人穿着时髦,洋气得如电视里的都市男女。

送什么礼呢?我那城里长大的妻子问。

什么礼?不晓得!母亲也茫然。前些年,送床大红被面的铺盖,够了。现在人家彩电冰箱房子票子什么都有了哇!老父亲摘下眼镜,望着大家,不住感叹。

大家都愁眉紧锁:到底送什么礼好呢?

萍乡制作西装

益阳工服制作

太仓工服订制

铜陵西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