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先生你在找我吗-【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19:29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我住在江南一个小镇上,镇上比较潮湿雾很大,到了晚上小镇的街道上基本没什么人了。最近因为年底了公司要作总结和新一年计划,每天下班都很晚,回家之后还要熬夜赶计划。

今天还是跟前几天一样,很晚才下班,我走出公司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空气很潮湿,雾还是像往常一样大,走在回去的路上只能隐约看见路灯和个别人家亮着的灯光。

终于到家了,我整个人瘫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闭起眼睛,好让自己短暂的放松一下。大概过了半小时,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我的书桌放在窗前,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窗外的景象,而这扇窗户刚好对着对面的楼。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习惯性的望向窗外,然后伸伸懒腰准备要继续赶新一年的计划报告。当我提起笔准备要开始写的时候,猛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我再次抬起头望向窗外,对面的楼的窗户隐隐约约的能看到灯光,对面楼不是一直没人住空着的吗,怎么会亮灯?难道有人搬过来了?我看了看对面不算太明亮的灯光,摇了摇头,心里想,可能真的有人搬进去了吧,之后又拿起笔继续赶计划。很快的,我完全投入到了计划报告中,也忘记了对面楼的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放下手里的笔看了看桌上的钟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难怪会觉得又累又困。我揉了揉眼眼望了望窗外,咦?雾怎么散了?外面的一切都看的很清晰,好奇怪,来到这里这么久,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个小镇没有雾笼罩的样子。我又瞟了眼对面的窗户,灯还是亮的。就在我想要收拾好东西去休息的时候,我全身僵住了,我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楼的窗户,有一个人站在对面楼的窗边,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从她曼妙的身材来看应该是个很年轻的女人,她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扎了一个又粗又长的辫子,很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她背对着窗户,低着头,好像在不停的洗着什么。我看出了神,多么玲珑有致的身材,她应该会是很美的女生吧。这个时候,桌上的钟表响了起来,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看了看桌上的表,已经三点了,等我再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时候,窗边的可人儿已经不见了,灯也已经暗了。我摇摇头暗笑自己的胡思乱想,然后收拾好东西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吃过早餐后去上班了。小镇还是像往常一样被雾笼罩,好像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样。在快到公司的时候,我遇到了住在我旁边的邻居王婆,王婆每天早上都会出来给家中的老伴还有孙子买早餐。“王婆早啊”我走过去跟王婆打招呼,王婆冲我笑了笑,很慈祥的样子“小李啊,去上班啊”“是啊王婆”……我们就这样简单聊了几句,然后我就准备去上班了。刚走了几步,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便又折了回去。“王婆,你知道对面楼一直空着的房子搬进去的是什么人么?”王婆看了我一眼说:“对面楼一直是空的,到现在还是空的,没人搬进去啊”。没人搬进去?怎么可能?难道我昨晚看错了?不可能啊,当时因为熬夜确实有点儿困有点儿迷糊,但也不至于看错吧。我也没在多说什么,跟王婆道别之后便去上班了。

今天下班依然很晚,下班之后我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家楼下我特意停下来看了看对面楼的窗户。灯是暗的,难道昨晚真的是我累糊涂出现幻象了?我叹了口气转身开门进了屋。坐到书桌前我还是不死心的看了看对面的窗户,灯,依然是暗的,我摇摇头,开始做自己的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放下笔看了看表,又是凌晨两点多。我抬起头望向窗外,对面的灯,亮了,而且外面的雾又散了,窗边依然站着昨晚看到的女生,还是跟昨天一样背对着窗户,低着头,不停的洗啊洗啊。我的心里暗暗高兴,原来我真的没看错,对面真的有人搬进去了,看来是王婆还不知道所以以为那房子到现在还是空的,害我以为自己劳累过度出现了幻觉。

12下一页

还是三点钟,还是钟表的响声把我的思绪拖了回来。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很不舍的收拾好东西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在公司上班,我的脑袋里一直浮现对面楼那女生完美的背影,虽然只是背影,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

下班回家后,我立马坐在书桌前盯着对面楼的窗户,可是对面的灯还没有亮,我就只好先开始手中的工作,期间还不时的抬起头望向对面。就这样一直到了凌晨两点多,对面的灯终于亮了。那到底是个怎样的女生,我心里越来越好奇。

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多天,每天看着那勾人的背影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但这种习惯好像越来越不能满足我,我好想看到她的脸,我每天不停的在脑中幻想她有着一张怎样迷人的脸。

紧接着又过了几天。这天下班后,还是跟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等着对面的美人出现。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到了三点多,对面的灯却一直没有亮。怎么回事?难道她今晚没在家?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没有看到她还是怎么,我觉得心烦意乱,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去对面找她,也好满足这几天来的好奇心。

我随便抓了件衣服披在身上,拿起桌上的钥匙便匆匆忙忙出门往对面楼走去。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但是再怎么现在也是夏天,可是今晚为什么觉得有点儿寒风刺骨的感觉。我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衣服继续走。来到对面楼前,我轻轻推开了楼洞口的大木门,轻轻的往楼上走去。楼道很黑很旧,感觉就像好多年没人住的老房子。我摸索着一步一步的往楼上去。终于到了那朝思暮想的女生家门口,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紧张的可以听到自己碰碰快速跳动的心跳声。我抬起手,迟迟没有落下,如果她来开门了我该说什么?我不禁嘲笑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胆小,于是我深吸一口气,手轻轻的落在了那扇门上。“咚咚咚、咚咚咚”,过了很长时间,没人来开门,唉,看来她今晚真的没在家。我只好转身离开了。就在我转过身的时候,不禁吓了一跳,紧接着心情又变的激动起来,她就站在我面前,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她就像在窗边一样背对着我,她那一身鲜红的衣服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显眼,就像深红色的鲜血一样有些刺眼,她那乌黑的长发让人想要抚摸。就在我仔细观察她的时候,她突然开口了,声音很轻,幽幽的从她口中飘出来:“先生,你是来找我的吗?”我这才发现自己这样盯着人家看太不礼貌了,尴尬的挠挠头说:“真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我无意冒犯,就是每天晚上熬夜工作都能看见你在对面窗边,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她始终背对着我没有转过身,那很轻很好听的声音又飘了过来:“呵呵,好啊。”我顿时觉得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我看了看四周,好像除了我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了,“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搬来多久了?”“一直在这里,一直在这里啊”她幽幽的说道,一直在这里?怎么会呢,这里明明一直没人住的啊。“那你每天晚上都在窗边一直洗一直洗,你在洗什么?为什么那么晚才洗?”她轻轻的笑了笑,声音很低,然后缓缓的回答道:“我在洗我的头发。”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觉得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用手搓了搓手臂,看着她的背影说:“不知道能否有荣幸一睹姑娘的芳容?”还是那很轻的声音慢慢说到“好啊”,说着便缓缓的转过身来,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脏快要蹦到嗓子眼了。终于,她完全转过来了。“啊——”我尖叫一声推开她快速的往家里跑去,头发…头发…全是头发,她——没有脸,只有头发。

回到家后我跌跌撞撞的钻进床底,正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脚步声到了床边停住了,我的脑袋已经被恐惧侵占。突然脚步声又响了起来,慢慢的变远了,就在我我想要出去看看的时候,突然一个脑袋出现在我面前,是她,她还是那样幽幽的说:“你怎么走了,你不要看我的脸么。”说完她抬起手慢慢撩开面前的头发,那是一张苍白扭曲的脸,丝丝血迹顺着空洞的眼睛慢慢往下流着。我拼命的喊救命,她看着我居然咧开了嘴,笑着说:“我美么,你喜欢么?”

从此之后,再没人见过男主角。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果你看见对面楼有个穿红衣服长头发,身材很迷人,背对着窗户不停洗啊洗的女生,切记,千万不要过去找她,否则………….

上一页12

正规妇科医院淮北靠谱的妇科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脱发的医院那家好

皮疹与白癜风的区别是什么

赣州怎么让房事时间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