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教授中国的银行下一步应该考虑如何为百姓理财服务

发布时间:2020-03-23 10:01:06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上海国际金融学院教授陆红军接受采访(铄然、杰枫拍摄)

凤凰iMarkets讯(驻欧凤凰财经静楠发自伦敦)当地时间11月8-10日,博鳌亚洲论坛金融合作会议在伦敦举行,来自亚、欧两大洲22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位政、商、学界领袖出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教授陆红军接受凤凰财经专访。

凤凰财经:在最后的一场峰会上讲到了上海的股灾,很多人都很震惊,但是也有很多人觉得看淡这个事情,我想知道您怎么看的。

陆红军:这个事情我觉得从整个全球资本市场上来看,国际金融史来看,这是很小的一个case,在美国,比这大的波动也多得很,当然中国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大家很在乎,第二就是说正好中国是跟几件大的经济现象联系在一起,说我们速度放慢了,说我们在国际事务中碰到的一些情况,再加上我们汇率改革。说实在汇率改革是中国人民银行一直想找一个机会,一个时间来调整它的浮动,增加它的弹性,那你选什么时候呢,就这个时候选择最好,但也是最容易引起大家猜测的,但是过了也就过了。

凤凰财经:那人民币到底它是升值还是贬值呢?

陆红军:2003年首先由日本挑头提出人民币价值被低估,要求人民币升值。我当时就写了一篇文章叫《人民币扮演的五种角色》,譬如说什么时候人民币应该是一个强势货币要升值,譬如我们要走向国际化,我们人民币就是升值就是强势货币,然后我们国际化全球化以后,人民币要调整它跟经济的关系,它可能在某个时间它必须是一个弱势的它要贬值,不可能永远是升值的,什么时候是一个谨慎的货币,什么时候是一个改革的货币。所以你提到这个升值和贬值,我觉得是它一定在各阶段是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是有一点,货币是跟它的国家经济实力跟贸易,在全球贸易的量和货币在全球流动的量之间有一个合理的比例。

凤凰财经:中国如果按出口来说,人民币一直升值肯定是不利的,但是你人民币国际化势必要保持币值稳定,这边又是需要稳定,所以就是说那好像前一段时间,就是当人民币国际化正在进行当中的时候,突然又抢在9月美国预期要加息这个步骤之前人民币贬值了,感觉像是个政策性的贬值,您怎么看?

陆红军:我觉得这个应该从人民币货币政策角度来说,它是选了一个恰当的时间,如果那个时间没有贬,那你选什么时候呢?世界每天在变,而且不是一般的变化,每天你都可以找到一个理由说,你为什么选这个时间,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们也不希望贬了以后引起大的波动,政府也不希望A股这么大的变化,或者汇率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凤凰财经:那现在人民币进入SDR肯定是势在必行的吧。

陆红军:那我个人认为是势在必行。

凤凰财经:如果从这个货币的成熟度,作为专家您觉得它达到了这些条件吗?

陆红军:当然我们千方百计在做准备,变缓以后会引起一些什么样的波动。

凤凰财经:而且涉及到在资本项目下开放是不是最后一道闸门,安全问题怎么考量。

陆红军:我个人认为安全是必须有的,其实每个国家再先进的资本市场他也有防火墙,所以开放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是一个积极的概念,同时他也是有某种相对性。

凤凰财经:那如果股市动荡是一个周期性的,那您是不是还赞成政府像原来那样去救市,还是说改换一种方式?

陆红军:因为资本市场也是在变化,所以对于所谓救市对和错,其实没有一个绝对概念,关键就是第一要把这个局势稳定,第二你还是要保持它健康成长,至于你用什么办法我觉得这个都是次要,关键看结果。

凤凰财经:那证监会重启IPO,是不是作为像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来说,这个政府救市,现在国家都要退出来了,是有这个象征性的意义吗?

陆红军:因为本来就是要注册制,金融经历这个曲折以后,你总有一天IPO还是要上来,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正常的,很自然的一个现象,并不是说意味着什么东西,但是我们媒体和市场的预期,这个世界是一个高预期的世界,因为技术先进了通信先进了,每个人都有很多想法很多预期,所以也是使得我们的监管部门和市场运作的部门会做得比较辛苦。

凤凰财经:还有个问题就是说一带一路是中国在输出过剩产能,但有分析说并不管用。

陆红军:这个观点我认为是有问题的,我个人理解,我们国家建立了这样一个战略,并不是说我们要输出我们的装备,我们的产能太多了,我们去找这样不可能的,也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我认为这个输出是三样东西,我们产能确实应该走向全球。第二,大家都知道你们中国资本开放是个好事情,他们没说你们怎么借一带一路把你们的资本输出了。第三,还有我们好的科技和好的经济合作模式,我们也是同时输出,你看我们一些技术和电子方面它也是在全球很先进的,但是输出可能过一两年又淘汰了,所以我们并不是说我们拿着一些什么落后的东西,没有用的东西输出,其实我们好东西也在输出。

凤凰财经:关于银行业改革的问题,我们注意到最近瑞信他们要重掌,把他的业务从投行转向私人帐户管理这种家式的服务,是不是预示着整个欧洲的银行业改革。

陆红军:他们其实看到了亚洲的希望和市场空间,因为亚洲的储蓄量那么大,他们的银行转型是根据市场来的,包括我们国内的商业银行其实也是面临着要从储蓄功能转向财富管理、理财的功能。所以欧洲是先行的。反过来中国的银行下一步改革也是,一部分要去增加投资的功能,所以现在私募股权的牌照银行都申请了。第二更重要的,银行怎么为千百万家庭和个人,他们那些钱房地产投完了,股市也投过了,银行里面利息越来越低,怎么去理财,而且面向全球的理财,所以这一点无论国内的商业银行改革和你提到的欧洲商业银行改革,他最终对亚洲市场、中国市场最终他们全走到一个平台上。

凤凰财经:前两天采访吴晓灵时,她提到中国其实货币的放量已经到位了,但是为什么还放,其实想给市场一个信心,实质上本质的问题是,它的这个流动性没有从金融领域到实体经济,是有一个断层。您觉得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在不停的宽松,或者是作出一些让老百姓觉得可能是对经济有信心的信号,实质地去改变经济结构。

陆红军:流动性已经过量,实际上没有流到需要去的部门,是由于我们在改革过程当中,我们的体系、制度包括我们金融机构,像商业银行或者投资银行,或者信投保险公司,他们自身在把金融的功能为实体服务方面还是有一个创新和转型的过程,所以他的资产流动性的资源要能够真正的转到实体经济还有很多问题解决,譬如风险的问题,还有就是民营企业的质押品担保的问题,这个都需要商业银行或者是所有的金融机构要一个比较大的转型,还有我们从计划体系改革开放到今天为止,已经有很大的很快速的变化,因为你变得快世界变得更快,所以金融体系不断的在发生新的裂变。

凤凰财经:今天采访海南的农村信用合作社的理事长,他反复再提到就是农民现在贷款难的问题,然后他提到他那个方法,我很想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模式,我说是不是尤努斯那个银行,然后他也说是五个人联保这样子可以让他们有抵押品,不是有抵押品,是没有抵押品,但有这样一个人,其实是人在保,所以我在想这个农村这块金融。

陆红军:这次会议突然给我一个启示,在国际上欧洲的机构,他们都是提greenfinance就是绿色金融,所以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觉得我们中国提的三农金融或者三农经济,我觉得这个三农金融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把它改成绿色金融,我分析我们的农业金融体系,三农金融体系,最上面的一层是什么呢?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这是政策性银行,再下面是中国农业银行,商业银行,再下来是什么呢?它叫农村商业银行,比如上海农商行,这个也是商业银行。那么农商行再下面是什么,就是有一种农信社,是一个联社,以前是单体后来变成一个联接,它也蛮有实力,因为它的网点特别多,资本的量也比较大,再下面就是村镇银行,村镇银行定位的是还没有能够提供金融服务的那些农村农户。

当然它带有某种就是一篮子解决在农村的金融服务问题,但实际上农村商业银行中国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家。比如说某一家大的商业银行,要开网点,要经过银监部门批准,也不可能每年无限的开,所以他就变成说我开一些商业银行网点,我再去开一些村镇银行,但是村镇银行是独立法人,他是有法人资格的,那么他能够起到说这个母行相当于在这个区域的一个分行的作用,但是这样的定位可能是造成了困惑,因为它既是个独立法人,它不是你的分行,它是独立法人,它的功能应该,我个人认为就是应该为农户提供服务,你看农村商业银行是为政府服务的,农业银行是商业银行,农业发展银行是政策性的,然后农商行这个两层都是所谓商业银行性质的,那么再下面农信社是一个相当于合作型的金融体系,再下面就是没有人管的在农村里面那些农户,包括农民工,包括农户办的那些小微企业,这个方面就是可能是农商行和农业银行都管不到。

陆红军:它就是一个末梢,当然再下面还有什么互助,金融互助合作性质也是要银监会批的,更小,比农村商业银行更小,就是互助性质,那么你刚才提到的这个尤努斯那种精神就是为贫困服务的那种创业精神和一套模式,据我知道德国也有这样的模式,就是联保性质为底层的农民服务的,所以你提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要解决农民农户那些微小的企业,他们金融服务谁来帮他们做,这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那么现在中国的整个经济发展转型当中很多地方,比如县域经济,他们原来在泡沫的时代,就是说有些行业都上去了,譬如我举个例子,江苏的苏北地区,他们某一个区域他主要是做那种绿化工程的,做板材的,就是加工很初级的,把那个木砍下来以后做成家具的这种板材,比较初级的不是中高级的,那么这个做得非常好,很多农民都在做这个行业。

但是近几年以来因为全球经济变化,板材的出口受影响,他这个行业就下来了,那么绿化因为房地产饱和了,这种绿化工程可能也相应受到影响,所以这个区域的小银行的贷款就碰到了问题,收不回来。就看你当时对企业是不是看准了,譬如说我支持的这家企业,他专门是养猪的,养的特别好,你给他钱放下去,那么他能给你回报,因为猪的价格经常在调,或者你看准了某一个企业家经营的特别好,他虽然做板材的,但他可以把初级的做到出口,然后跟国外进行合作,把中级的技术引进,所以我觉得尤努斯也好,关键是经营,生意要做大,企业得过得好,那么你这个金融服务就能更好。

所以必须得转型,我们的银行都是从计划体系下来做大客服的,做公司批发的,对吧。它不愿意一个公司譬如说,你一下子存款就是几十个亿,我做三十个二十个亿放贷款,你要放很多,但是你还得提供这个服务。

凤凰财经:对,它的运营成本很高,谢谢您!

济南压力试验机采购价格

济南钢管弯曲试验机直销厂商哪家好

济南卧式拉力试验机供应商供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