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然气供求难平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44:25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天然气供求难平

中国天然气市场当前最大的问题在于,需求增加的速度总是高于供应增加的速度。这其中到底是何缘由?

文 | 本刊记者 徐沛宇

冬季天然气市场供应几乎年年都有缺口,不同程度的“气荒“连年都在上演。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近日在“迎峰度冬能源保障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今年天然气供应形势好于去年,迎峰度冬期间预计天然气总需求882亿立方米,总供应量820亿立方米,缺口是62亿立方米。

的确,62亿立方米的缺口从过去十年来看并不算大。但是,今年的居民、公服、采暖用户的新增需求量分别为14.2、6.8和53.3亿立方米,合计74.2亿立方米,占新增需求量的62.9%,均为刚性需求,保障全国天然气供应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在近十年的时间里,我国天然气产业发展迅速,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需求增加的速度总是高于供应增加的速度。这其中到底是何缘由?天然气供应增加的难度到底有多大,而需求增加的速度为何如此凶猛?

从国家层面来看,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被更广泛地鼓励消费。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要大力发展天然气,积极发展能源替代,加强储备应急能力建设。同时,要优化能源结构,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 。

但是,从供应的一侧来看,价格高昂的进口气、高成本的非常规天然气,以及增产困难的国产气让增加供应的难度十分巨大;同时,在调峰压力越来越大的形势下,供与求的平衡成了一道愈加复杂的难题。

供应与需求的落差

11月中旬,南京已是初冬。在南京东郊的南京港(002040,股吧)华燃气公司天然气东阳门站里,接收输配天然气设施的扩建工程正在进行收尾。

南京港华燃气公司副总经理李胜华还清楚地记得,2004年4月28日那天西气东输一线的天然气首次抵达南京的情形。“当年也就是通过东阳门站将天然气送到了南京,转眼这个门站已用了十年。2004年我们一共在南京销售了4000万立方米天然气,而今年我们的销售量预计接近6亿立方米。”李胜华说,“东阳门站的扩建工程完成后,我们的输送能力将提高一倍。”

尽管供应量逐年上升,但各地的供气缺口仍然存在,南京也是如此。李胜华对《能源》记者说,从2007年开始,南京港华经营区域的冬季缺口就开始出现了,冬夏之间的峰谷差已逐渐扩大至3:1。冬天气不够用,只能关停一部分工业用户的供气。

天然气需求增加过快与其价格的水平有重要关系。我国天然气的历史价格水平较低,加之近年来原油等能源价格快速大幅上涨,目前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仅相当于等热值原油价格的三分之一左右。多位接受《能源》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天然气与其他可替代能源比价关系的不合理,造成价格信号扭曲,导致各地纷纷进行油改气,争上以天然气为原料和燃料的高耗能化工项目,加剧了天然气供求矛盾 。

安迅思息旺能源燃气产业链总监黄庆预计,近十年来,天然气以其较大的经济性和环保性赢得了大量的工业用户,大概替代了七、八成的柴油、燃料油用户,未来随着天然气价格的上调,经济性会有所下降,但是政府的环保压力在不断加大,天然气的环保价值会更加凸显。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下,相信天然气的需求量还有大量提高的空间。

增加进口量、增加气源是当下国内天然气市场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但是增加国内气源增加产量实非易事。据中国石油(601857,股吧)西南油气田公司开发部高级工程师周兵介绍,四川盆地虽然是天然气主产区,但是自从2004年开始川渝地区就开始出现用气紧张的局面了。

2004年到2010年这六年间,几乎每年四川盆地可以增产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但是用气需求每年增加得更多。2011年到2013年,由于老气田自然衰减,接替的新气田迟迟没有找到,川渝地区的自产气不得已出现了下降的情况。

“这几年里,我们生产部门压力十分巨大,本来每年开两次的全体生产大会,一年要开五次。为了多筹一点气,一些产量低、几乎没有经济效益的气井也只能继续开采,一丁点产气量都割舍不了。”周兵感叹说。

好在四川盆地现已发现了新的大气田,随着安岳气田磨溪区块龙王庙组气藏等新区块的陆续投产,从2014年起,四川盆地的天然气产量又将进入上升的阶段。

然而,供气缺口压力并未减轻。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副总工程师、生产运行处处长张威说,预计今年11月到明年3月,川渝地区每月的供气缺口均比去年同期有20%左右的增加。

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天然气资源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而天然气市场需求主要位于东部沿海地区,市场供求的地域矛盾相当突出。

在此情况下,增加进口的压力也就相应增加。黄庆建议相关部门应该进一步开放进口天然气上游资源的各种门槛,让天然气的上游资源更加市场化。黄庆还表示,增加市场化天然气的供应量主要有两大问题,一方面由于价格上涨使得一些承受能力较差的行业和用户难以继续增加使用天然气,甚至还会减少使用量,所以在价格上涨的同时供应量的增加不能盲目超前;另一方面,不管是进口天然气还是国内非常规天然气,增加供应都需要有一定的过程,并不是能够在短期内迅速增加的。

鉴于供应的不足,安迅思息旺能源将预计的2020年国内天然气表观消费量从3400亿立方米下调至3280亿立方米。不过,从长期来看,完全市场化定价的天然气资源将逐渐增加。目前,能够市场化定价的资源,包括进口LNG、国产非常规天然气等,约占整个天然气供应量的22%左右,安迅思息旺能源预计到2020—2025年,市场化的上游资源会占到整个供应量的50%左右。

调峰成本谁承担?

在天然气供求难平衡的难题里,应对居民用天然气造成的峰谷差则又是难中之难。调峰的手段并不复杂,难题在于成本谁承担。

每年冬季用气高峰,政府部门都会强调,用气高峰要优先保证居民用气。国家发改委在今年的“迎峰度冬能源保障电视电话会议上”要求,生产企业要保持气田满负荷生产,同时增加进口,确保冬季进口天然气250亿立方米以上。此外,还要求凡是用气需求峰谷差超过3:1,民生用气超过40%的地区,要按照年消费量10%的比例建设储备设施。

储备设施是调峰的主要手段。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储备应该占到年消费12%或15%,现状按照2000亿来算,应该有3百亿立方米的库存能力,但现状只有30、40亿立方米,夏季富裕冬季不足的问题十分突出。

城市燃气用气量增加是峰谷差的来源。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营销处经济师张川说,十年前,川渝地区的城市燃气、工业用气和化肥企业用气比重各占三分之一,如今城市燃气的比重已提高至55%以上,调峰压力与日俱增。今年重庆相国寺储气库投入使用后可以缓解调峰的压力,但是即使不算储气库的建造成本,储气库注采气的运营成本也完全没地方消化。

作为城市燃气公司,南京港华燃气公司对调峰的感受也很深刻。李胜华说:“我们在2008年建造了两个LNG储气罐,后来又陆续再建了四个,一共投资了约3亿元。此外,LNG储气罐采购的LNG成本远高于我们对外销售的价格,有时候采购价高达4、5元/立方米,价格倒挂2元/立方米多。”

“调峰所需要的不仅是储气设施的建设运营成本,储气设施还需要有土地、安全等一系列的配套措施。”李胜华说,“我们现在还想继续扩建储气库就面临找不到合适土地的难题。”

比南京调峰压力更大的地区还有很多,并且很多城市的调峰更多的还是依赖上游生产企业的储备设施。北京的情况最为典型,北京是全国天然气用量最大且资源全靠外埠调入的城市,其天然气峰谷差高达13:1,中石油建设了大港、华北两个储气库群,还有其下属的唐山LNG接收站也于去年加入了冬季保供的行列。可是,这些调峰的成本并没有体现在天然气的销售价格上面。

对于调峰难题的解决,南京港华燃气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林对《能源》记者说,其实就三个办法,一是政府直接投资建设运营储气设施;二是出台相应的价格机制体现调峰的成本,谁用谁付费;三是政府补贴相关付出调峰成本的方面,别再让企业独自承担调峰成本。

泰安职业装设计

合肥订制西服

登封市制作工作服

长春设计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