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MM夜不眠一注定相遇-(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1:38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李楚楚今年24岁,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她白天在面包店打工,晚上就窝在她的小房间里面当起了小说作家,专门写一些江湖上的恩怨情仇,有时一写就写到凌晨的四五点。她的父母很早就离婚,现在也各自重新有了自己的家庭,她觉得无论自己呆在哪一方的家里,都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于是,她一个人搬回了老家,在乡下的老房子里面自力更生。并不是变相地埋怨父母不理她这个亲生女儿,而是她认为自己已经到了独立的年纪,况且,她很喜欢老家的环境,每一个角落都有过她童年的美好回忆。还有这里的人,也很热情淳朴,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奶奶老爷爷,他们总喜欢拿自己的水果来喂饱她这个小懒猪。想到这些,李楚楚就觉得如果能一辈子生活在这里,也不失为一件快乐的事情。

望着漆黑安静的窗外,她有种不想入睡的冲动,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她脑海中,不断骚动着,不断打扰着她,让她难以入睡。

“算了,都快6点了,到村门口走走吧。”

李楚楚跳下床,换下睡衣,把手提关掉,然后打开抽屉,拿出一把helloKitty的手电筒,“乒乒乓乓”下了楼。

走在乡间的小径上,漆黑一片,靠着手电筒微弱的光,李楚楚摸摸鼻头,硬是从家门摸到了村子前的一棵老树下。那是一棵龙眼树,枝叶茂密,在这个钟点的它,远远望上去多了些许的恐怖感,仿佛是一只大手,直直地树立在村口处。

“呼~”不是没在这个时候出来散过步,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李楚楚的心跳跳得异常快,像是不断有人在里面打鼓,难道有事情发生?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暗暗骂自己疑神疑鬼,随即在树下找了块光滑的石板,坐了下来。

“要是这个时候来个人或是来个鬼也不错.......”或许是太无聊,她开始想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要知道,作为一个以写小说为副业的人,特别是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要想些有的没的实在是太简单就能办到了。

“唔......”正当李楚楚在幻想的世界里面自由飞翔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发出一阵呻吟声。

“哈!谁?”李楚楚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石板上跳起来,然后慌慌张张地拿着手电筒这里找找,哪里看看,神经瞬间绷得老紧老紧的。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再仔细听听那声音,殊不知背后的草丛堆突然飞出一块小石头。“哇!!!!!!”她的嘴巴像是有人放了个大喇叭在里面,尖叫声顿时把树叶都震落了好几片。

她一边喊一边鼓起勇气靠近,翻开杂草,用手电一照,眼前发生的事情让她有点难以消化。

草丛里躺着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肚子,手臂上的衣服被割破,胸口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白色的衬衫上沾满了不少血迹,有些触目惊心。不少血从伤口流到了地上,渗进了土里面,那场景真的是太像她平时描写的小说血腥场面了。

“救命......小姐你好吵......”刚刚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射出那颗小石头,现在,请允许他昏迷一下。

没想到伤得这么重的人还有力气讲话,慢着,他刚刚是说她好吵么?有没有搞错,要不是他突然跑出来吓人,她会忍不住尖叫?这年头,简直是冤枉死人不偿命嘛。气归气,李楚楚还是秉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好公民原则,用嘴巴咬住手电筒,然后很努力的把那位昏迷的大叔拉了起来,她的手横到他的腰上,支撑着他高大的身体,血迹把她粉红色的上衣也弄脏了,她咬咬牙,一边向着村里走去,一边在心里碎碎念:尼玛!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来不及送他到医院,于是楚楚把他扛到了李阿公家。

李阿公是个退休了的老医师,家里面备有很多救急的药品,不要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她每个周末都会到阿公家帮忙打扫,至于礼尚往来嘛......阿公也经常给她送送这个补血酒,送送那个补气丸,说是感谢她像孙子一样陪伴在他身边。

“阿公,阿公,快开门!”

李太宝打了个大大地哈欠,“来了,来了,那个混蛋这么早呀!”

“哎呀,阿公,是我楚楚啦,你快点开门再说。”

一听是李楚楚的声音,李大宝马上跑过去,“砰”的一声开了门,看到满身是血的楚楚和大胡子,他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本能地说了句:“楚楚你一大早去杀人了么?”

“......”李楚楚有种乌鸦在头顶飞过的错觉。这个李阿公~智商到底有没有下限!

天亮了。

多亏了某个从夜里跑出来的大胡子,李楚楚不得不向面包店请了一天的假,专心地继续她“救人一命”的伟大事业。

盯着床上的“木乃伊”,她再次对阿公的包扎技术产生严重怀疑。不过,把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洗干净以后,发现他的身材还真不是盖的,高大结实,不能打也能吓吓人。至于颜值方面嘛~拜那一团大胡子所赐,她实在看不出来。

咦?她在发花痴么?好想说自我辩解一下下,但是,口水好像真的有流下来耶......

镇定!镇定!李楚楚在心小小地唾弃了一下自己,用手背擦掉嘴边的口水,然后用热毛巾抹抹他的脸,那一大块胡子在他黝黑的脸上显得格外碍眼,不仅如此,还把她的手扎得红红的,有些气不过的她顽皮地把其中一条拔了下来,果不其然地看见昏睡中的他皱了皱眉头,眼睛却还是闭得紧一紧的。

哈哈哈哈,活了个该,不过这位大叔真能睡。

李楚楚扁了扁嘴,似乎忘记了人家是在昏迷而不是在睡觉这个事实,她把热毛巾放到他的头上,随即用手肘撑着下巴,一直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大叔,一直看......一直看......二十分钟之后,敌不过睡虫的攻击,她就维持原有的姿势,缓缓睡去。

“唔......”像是沉睡了一个世纪,林怀生终于悠悠醒来,他张开如墨的双眼,有些不适应眼前突如其来的光亮,于是摇摇头,想把那股因其而起的晕眩感赶走。

他记得回府的路上,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把他一身衣服都淋湿了,于是他快步赶回家,打算回房间换上干衣物,经过后院的荷花池时,他不小心滑了下去,当时他以为凭借自己的武功是可以脱离困境的,谁知那天他一掉进水里,手脚就像被冰冻了一样,一点不听使唤,之后,他便失去了意识。但是现在,他好不容易终于醒了过来,望着眼前奇怪的“房梁”,还有横在墙上巨大的白色“蜡烛”,还有.......他再怎么迟钝也知道这里不是自己原来的房间,而且.....也不像是任何人的房间,至少在他的记忆里面,没有谁的寝房是长这个样子的。

他想起身,随即从腹部处传来一阵麻人的痛感,疼得他的头开始冒汗,眼神也开始涣散起来。不行,他不能睡!林怀生这样告诉自己。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请求,正当他快昏迷的时候,床边传来一阵尖叫,彻底将他吓,不是唤醒。

“大叔,你醒了!”李楚楚兴奋地大喊。

看着眼前衣着大胆的女子,林怀生想起来了,至少他记得她高分贝的尖叫声就是了。

“这位小姐,在下林怀生。”他发现只要自己不勉强用力,伤口就不会被拉动,意识也较为稳定,说起话来也不会很困难。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

汉中风电基础大弯头应用电力建设

哪里有扫路车的厂家的价格

宝鸡热浸塑钢管接头型号齐全&

昆明市H型钢出租

奉贤区垃圾清扫收集资质怎么办理

新旧珠宝进口清关江苏二手物品进口清关代理

南阳MPP塑钢复合管应用范围广泛&

50乘50拱形管生产厂暖气片管

接线盒冲孔机插扣一套广西接线盒自动装配机简单易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