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污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恐怖故事猜死法-【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47:43 阅读: 来源:排污阀厂家

深夜十二点,403宿舍的三个男生正在举行卧谈会,聊着聊着便说到各自家乡的一些诡异游戏。马涛声突然说道: “在我们家乡就有一个猜死法的诡异游戏,敢不敢玩?”

“怎么玩?”李梓成朝马涛声的床上望去,尽管宿舍里面的灯已经关了,但是他觉得马涛声一定也在望着他。

“很简单,在心里默念一个人,猜她(他)的死法,然后在纸上写下来。”马涛声发出低沉的声音,像是电台里讲鬼故事的主持人一般。

“这东西特俗了。”李梓成下铺的陈伟朋语带不屑, “我想结果一定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人们写下死法后,就发生了怪事,人一个个按照写下的死法那样死掉。在人死光后,大家一调查,才发现原来是有人搞鬼。是这样吧?”

马涛声没有做声,宿舍里面突然静得跟墓地似的。

半响,李梓成才问道: “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那样啊?”

“当然不是,这个活动非常诡异,因为写完后就要直接烧给鬼。别人既不知道你猜的是谁,也不知道你写的是什么,还怎么搞鬼?”马涛声的声音中夹杂着类似狗喘气的声音,应该是故意压着嗓子所致,或者他被子里根本就躺着一只狗。

聊着聊着,大家都很有兴趣。他们都下了床,在宿舍门口的书桌中央囤坐着,中间摆了一个应急灯。马涛声找了几张字条,分发给大家,又示意大家写下“那人”的死法。

说不清为什么,李梓成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他写的特别多,并且,他猜的是自己的死法。他文思泉涌:

我叫李梓成,我觉得自己会按照以下的情节死去:

有一天,我到康福公园去玩。我走在湖边那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看到唐小雨站在大理石栏杆边。

这时,我听到湖里传来一个声音:“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我朝湖面望去,发现有一个女生正在水里漂浮。我跳到水里,很快游到女生的身边。

我拖着那个女生,游到了浅滩。最终,我由于体力不支沉到水里去了。我不知道的是,这个女生不但是校花,而且她父亲还是一个千万富翁。这个富翁为了感谢我帮了他女儿,送了几十万给我家……

他们写完后,将纸条集中在一起烧掉了。烧完之后,李梓成问道: “我们将纸烧给哪个鬼?”

“一个我在三个小时前遇到的鬼。我之所以会想到猜死法的游戏,跟我遇到的这个鬼有关。你们想知道怎么回事吗?”马涛声眼睛里面闪烁着黑暗的光芒,让人联想到豺狼的目光,看到李梓成点了点头,他开始讲起三个小时前的事情。

三个小时前

三个小时前,地点在3号楼二楼的厕所里。马涛声正站在尿盆前小解。忽然,背后出现了一个人,他感觉到了,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时间回不了身。

等他回过头时,才发现背后站着一个女生。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失声喊道: “干什么?”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陈怡啊!”女生笑着说道。她的眼睛里充满柔和的光芒,却没能冲淡空气中不断凝结的尴尬气氛。

马涛声端详着那张脸,两手交叉在胸前,说起话来有点语无伦次: “陈怡?是你啊。哎,真是的。我想起来了!我们有两年没有见面了吧?你也真是的,跑到男厕所找我。真是的!”

陈怡的脸上挂着安详的笑,像是某张遗像上人物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她一声不吭地看着马涛声。

“听说你后来当歌手去了。歌手挺好的……”马涛声愈发尴尬,只得不断地说话, “你怎么突然来找我啊?”

“你还记得考完试那晚的事情吗?两年前的事情了。”陈怡脸上的肌肉动着,可是表情却没有变化。那表情,就像是画上去似的。

“我当然还记得,当时我们玩了那个猜死法的游戏。”马涛声回忆起那时候的情景,某些东西印象非常深刻。不过,他能想起陈怡这个名字,却想不起对方的长相。

“当时,你猜的对象是我吧?”陈怡的眼睛出现了某种敌意。

马涛声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他知道在玩猜死法的时候,自己所猜的对象是保密的,她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很快就找到一种解释:说不定我在猜死法的时候,下意识地瞟了陈怡一眼,被她发现了……

陈怡的脸没人灯光死角的黑影中,说道: “你当时猜我会被人扔到水井里,对吧?”

“你怎么可能知道?”马涛声向后退了两步,背部撞到了墙。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秘密败露的犯罪分子,心里陷入巨大的恐慌中。

陈怡向前迈了一大步,挡住了马涛声的去路,然后补充道, “我不是那样死的,你猜错了。”

“你想千什么?”马涛声瘫软在地上,双脚激烈地颤抖。

陈怡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像是微雕上去一般: “因为你猜错了,所以我跑过来让你再猜一次。如果你猜对了,就没有事,否则……”

马涛声又猜了一次,还是猜错了。

猜错

马涛声讲完三个小时前的事情,抬起头,来回扫视周围,然后对坐在他左边的陈伟朋说道: “你刚刚猜的对象是我吧?你猜我的肉会被疯狗啃光。可惜,你猜错了。”

“呀?”陈伟朋倒吸了一口气,警惕地看着马涛声。

马涛声显得有点得意,将头转到右边,对李梓成说道: “你刚才猜的对象是自己吧,你简直有如神助,完全猜对了!”

李梓成很吃惊,正想追问,应急灯突然熄掉了,黑暗瞬间吞噬他们。李梓成赶紧打开手机,屏幕的光亮起来,马涛声已经不见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真是见鬼了!

“我刚才的确猜他会被狗吃掉。他是怎么知道的?”陈伟朋说道。

“你还没理解他的话吗?马涛声被那个叫陈怡的鬼杀掉了,他现在也是个鬼。刚才那些纸都烧给他了,所以他知道我们猜的东西。我们赶紧到3号楼的厕所看一下。”李梓成说完,拉着陈伟朋往外面走去。

两人很快来到了3号楼二楼的厕所。厕所里面的灯不断闪烁着,就像人的眼睛一睁一闭。地上散落着一簇头发、一些破碎的牛仔布料,还有一个手机。

“是马涛声的。”陈伟朋认出那是马涛声的东西,他强作镇定,努力让自己显得很淡定, “他只剩下头发了。我刚才猜他被狗啃光,难道错了吗?”

“没猜对,你再猜一次。”背后一个声音响起。

301生物免疫疗法治疗癌症

北京无精症治疗方法

nk免疫细胞疗法 价格